<span id='wwjc4'></span>
    1. <tr id='wwjc4'><strong id='wwjc4'></strong><small id='wwjc4'></small><button id='wwjc4'></button><li id='wwjc4'><noscript id='wwjc4'><big id='wwjc4'></big><dt id='wwjc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wjc4'><table id='wwjc4'><blockquote id='wwjc4'><tbody id='wwjc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wjc4'></u><kbd id='wwjc4'><kbd id='wwjc4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 id='wwjc4'></i>
      2. <i id='wwjc4'><div id='wwjc4'><ins id='wwjc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wwjc4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wwjc4'><strong id='wwjc4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wwjc4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dl id='wwjc4'></dl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wjc4'><em id='wwjc4'></em><td id='wwjc4'><div id='wwjc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wjc4'><big id='wwjc4'><big id='wwjc4'></big><legend id='wwjc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靜若青瓷的愛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2020天天爱天天拍_2020天天爱天天做_2020天天爱天天做 localhost

            認識艾葉是10年前。她是景德鎮人。

            我們偶爾一起吃飯,記得那時,艾葉最常說的是,其實我需要的真的不多。她在廣州已呆瞭近十年,在外企幹到瞭主管級,該有的也有瞭,可是她好像總也不快樂。她曾推薦我看陳丹青的書《退步集》,現在都在談進步觀,談日新月異,每天要變,變,變,緊跟潮流,加速前行,好像隻有這樣才叫進步。對於大傢都去追隨的事,你是否要打一個問號?她欣賞那些急流勇退的人,敢於放下,去追隨自己的夢想,這是需要很大勇氣的。

            艾葉是我見過的最不緊跟潮流的人,總在流行之外。但是一走到人群中,她就可以脫穎而出,比如在路上被人攔住,問衣服哪兒買的,看著真漂亮。她的頭發多少年不染不燙,自然長著,烏黑漆亮,最本真最美,好像沒什麼需要大花錢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艾葉一直未婚,這在我是個謎,一個並非女強人也不是事業型的女人卻選擇單身。一天,公司聯歡散場後,艾葉破例喝瞭點酒,她跟我講瞭個故事。

            十幾年前,她有個戀人,八十年代的戀人,真的可以稱得上戀人,他叫吳斌。她給我念瞭一首詩,詩裡大概有這麼兩句:請代我向母校的鳳凰花問好,請代我向情人路的白皮樹問好,請代我向圖書館的木地板問好……

            你相信嗎?當時我們互贈的所有東西都是自己親手做的。我喜歡送他杯子,那時候還沒有陶藝室什麼的。我因為從小在傢裡耳濡目染,回老傢時一次燒幾個杯子帶過來,款式色澤都是自己設計的,老的舊的原始的感覺,在特別的時候再慢慢地送給他。他喜歡用深藍的皺紋紙給我設計耳環,真的好別致。每次都讓我驚喜。大概就是那時我開始喜歡穿白襯衣瞭,因為那很配紙耳環,都是幹凈的簡潔的。母校那時有一間老教室,發黑的老木地板,偶爾陽光透進來,空氣中有灰塵的氣息。我們喜歡坐在地板上用手工杯子喝水,閱讀,聽音樂,默默無聲,那時的愛情就像默片吧,古舊的,卻色彩斑斕詩情畫意。艾葉頓瞭頓,攏瞭攏頭發,我註意到瞭她端水杯的姿勢。後來,他一個伯父要他出國留學,因為他是這個大傢庭中唯一的男孩。聽說他後來經商瞭。再後來……多少年瞭,我們一直未再有聯系。15年瞭吧,不知他好不好。前年,我回瞭一趟母校,他在國外,沒回來。在聚會上,我念瞭這首詩,向母校的木地板問好,念著眼淚就流下來瞭。我想起瞭當年……”

            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的關於愛情的故事。因為它是清澈的,有青花瓷素雅古舊的氣息,雖然並沒有結局。可是後來發生的事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。

            艾葉帶我去過一次景德鎮的古瓷器村,那天她穿著素白長衫,頭發挽起,她捏泥巴燒杯子時,樣子真好看。陽光散淡,一條清澈的小溪穿城而過,我們坐在溪邊喝一壺茶,風在林梢鳥在叫。我笑著說:你好像更適合待在這裡。她也神秘地笑:這是我未來的打算。我正打算退回到小城市生活。做點自己喜歡的東西,喝茶讀書,瞭此一生。到時不要感到奇怪。我笑笑,艾葉是獨特的。她的任何決定我都不會感到奇怪。

            兩個月後,艾葉過來找我,表情卻很不平靜,我以為她是說辭職的事,但這似乎不像是她的風格。他今天給我打瞭電話。他回來瞭,兩年前就回國瞭,找瞭我好久。我知道他說的是吳斌。他結婚瞭嗎?這才是我要問的。她肯定地點點頭。我沉默瞭。艾葉也沉默瞭。

            在吳斌約她見面時,她讓我陪她一起去。這是我第一次見吳斌,他符合我的想象,身上沒有脫掉文人的氣質,刮得鐵青的胡子,幹凈的灰條紋襯衫,眼神是溫暖的。有中年男人難得的清瘦。我註意到他的手,細長的手指,夾煙一定很好看,這是艾葉曾說的。看著他們,我想到的是他們坐在教室的木地板上用手工杯子喝水的情景,一轉眼時光已過去瞭很多年,這樣的時光倒流連我這個局外人都感到心潮難平。

            艾葉沒有想象中的不平靜,她緩緩地說話,用手把玩著杯子,慢慢地說起自己的近況,隻是我很細致地看到她端杯子的手在微微地抖動,她在掩飾。而吳斌卻有著與身份不相稱的局促,我看得出他同樣難以平靜。他望艾葉時那種暖暖的略顯憂傷的眼神。吳斌說女兒在國外讀書,他和妻子5年前已分開,他們之間唯一的聯系好像隻是女兒。本來早要分開的,隻是要等到女兒長大一些。前兩年回國,現在已是一傢大進出口公司的股東,做著跨國生意。他一直在找艾葉。

            艾葉沒有說什麼。她隻是想做小鎮瓷藝工作室的素心女主人。兩個人是平行線,各不相幹瞭。

            一段時間後,艾葉告訴我,已處理完瞭一切事宜,準備回景德鎮瞭。她堅持不讓別人送她。放下電話前,我問吳斌找過她嗎?她沉默瞭一會兒說,我的選擇與他無關。都是過去的事瞭,他有他的生活,而我也有我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一個月後的國慶長假,艾葉打電話,邀請我過去看看她的工作室。

            艾葉的工作室選在離景德鎮大約十公裡的地方,老房子,她沒有作任何裝修,隻是把窗戶開大瞭,四面環樹,植物就是最好的裝飾。早上睡到自然醒,用溪水洗臉,一邊坐在院子裡慢慢地吃早餐,一邊在腦子裡構思上午的作品,生活恬靜,讓人心安。兩隻古老的青花瓷碗,擺在衛生間裡放香皂,坦然處之,它的珍貴才會歸順與人。

            我和艾葉一起吃飯,很簡單的飯菜,用的碗卻很別致,樸拙、鄉野。四面青翠,下著小雨,一頓飯也有瞭禪意。

            月色清涼,晚上我們一起去散步,慢慢走回去,推開窗,再泡一壺茶,拉滅燈,月光流瀉在地板上,她突然說,吳斌來找過我。我一驚。艾葉望著我笑,我很意外,他是怎麼找來的。他隻說來江西談筆生意,順路來看看我。她說,吳斌來的那一天,月色也很好,他們就坐在小溪邊喝茶,她親手做的杯子,像多年前一樣。她給他溫壺,泡茶,洗杯子,親手做的小零食話梅黃豆裝在瓷碗裡佐茶。他們聊天,他望著她沉默地笑,談瞭些什麼,她都忘瞭,像是一個時間的輪回。好像喝瞭四壺茶,茶都喝淡瞭。她安排他睡樓下,第二天清晨起身,卻發現他一直坐在小溪邊,他說:這麼好的夜晚,舍不得睡去。艾葉笑瞭。

            我迫不及待地問她,結果呢?她搖頭:我沒有任何態度,我們是不可能的,他不可能來這裡,而我,不可能放棄我想要的生活,這就是答案。

            讓我沒想到的是,四個月後,艾葉卻邀請我去參加她的婚禮。天,這是本世紀我最感到意外的事。那自然也是一場我目睹的最特別的婚禮,艾葉穿著自己設計的白袍,插一朵安靜的紅色雛菊在耳邊,吳斌穿的衣服也是艾葉設計的,我從來沒見過穿灰色長袍的吳斌,很好笑,他卻開心得不得瞭,微笑像要溢出來瞭。

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天已有涼意,我們在院子裡燒著火盆烤粑粑,喝茶。艾葉為吳斌溫壺燙杯,一副小媳婦的模樣,她像是一朵純白的花朵,在他的眼神裡溫柔地沉淪。那是我見過的艾葉最漂亮的模樣。多少年瞭,他們以這樣的方式走到瞭一起。吳斌端起艾葉為他親手做的杯子,慢慢地說:遇到艾葉,是上天對我的嘉獎。是的,上天會嘉獎那些有所堅持的人。天下大事/無始無終/嘩的一聲/這一生/就淌光瞭,這是倉央嘉措的詩。念著,是會讓人落淚的。

            婚後,吳斌大宗的生意都交給瞭別人打理,算是凈身出戶,代價是讓出瞭大部分股份。他現在和艾葉一起搞瞭一個陶藝工作室,搞一些交流活動,他說,掙錢他沒考慮太多,他要掙生活。他們退回到瞭小城市,過起瞭退步生活,艾葉說的一句經典的話,喝瞭茶,人就像花兒一樣慢慢綻放。這真的很好。